怎么
zěnme = how?
不行
Bù xínG=won't go; doesn't work
的时候 (的時候)
de shÍHòu = when...
Zuò=sit or ride on/in
想 办法 (辦法
méI Bànfǎ=there's no way

“我的 车 怎么了?” Bell 老师 不 高兴。他们 在 Mid-Continent Rest Stop。 但是, Bell 老师 的 车 不行 了。“你们 --”
Harold 说: “不 是 我们! 是 你的 车 不 好!”
Bell 老师 很 生气 了。 “你 为什么 说 我的 车 不 好? 在 Barvard 的时候, 我的 车 很 好。 但是 你们 坐 我的 车 的时候--”
Rosa 说: “没关系! 机器人 社团 有 钱。 ”
Bell 老师 看了看 她。 “社团 有 什么 钱? 你们 要 去 比赛。 你们 要 想 办法!”
Milo 跟 Harold 说: “Bell 老师 生气 了。”
Harold 说: “是的! 她的 车 不 好。 我们 怎么 去 Monkey's Eyebrow? 她的 车 不行! 我们 为什么 要 坐 她的 车?”
Rosa 说: “她 为什么 都 说, 机器人 社团 没有 钱? 我们 给 了 社团 很 多 钱。 在 Mid-Continent Rest Stop 有 Fix-A-Wreck。 我们 去 Fix-A-Wreck 看看 吧!”
Bell 老师 说: “不行! 我们 没有 钱 去 Fix-A-Wreck。”
“但是 机器人 社团 有 钱!”
Bell 老师 看了看 三 个 学生。 “不行! ” 她 看了看 她的 iDroid X。 她 很 不 高兴。 “我 很 生气 了! 都 是 你们 学生 的 不 好! 我 去 Burger Queen 坐一坐。 你们 要 想 办法!”
三 个 朋友 想了想。
Rosa 说: “我们 怎么办? 我们 要 去 Monkey's Eyebrow。
Harold 说: “Bell 老师 怎么 有 钱 去 Burger Queen, 但是 没有 钱 去 Fix-A-Wreck?”
Milo 说: “没关系。 Barvateria 的 Barvard Burgers 比 Burger Queen 好吃。 我 不 想 去 Burger Queen。”
Harold 跟他说:“你 看! 有 Tennessee Fried Chicken! 我 很 想 吃 Tennessee Fried Chicken!”
Rosa 很 生气。 “你们 都 要 好好 想一想! 你们 要 去 Monkey's Eyebrow 比赛, 不是 吗?”
Milo 跟 Harold 不 说 Burger Queen 和 Tennessee Fried Chicken 了。 他们 看了 Bell 老师 的 车。
Milo 说: “我 爸爸 给 我 一个 机器人。 它 在 行李 里面。 我 的 行李 在 哪儿?”
Rosa 说: “我们 的 行李 都 在 行李箱 里面。 我们 看看 吧!”
Milo 的 行李 在 行李箱 里面。 Milo 说: “你 看, 机器人 在 行李 里面! 很 好! 在 Mid-Continent Rest Stop 的 人 也 会 喜欢 亲吻 机器人。 他们 会 给 我们 钱。”
Harold 说: “对了! 我们 会 有 钱 去 Fix-A-Wreck 了!”
但是 Rosa 不 听 他们说。 她 看了看 行李箱。 “Milo! Harold! 你们 看 行李箱 里面 有 什么!”
“行李箱 里面 有 什么? 有 我们 的 行李, 也 有 Bell 老师 的 行李, 不是 吗?”
Rosa 说: “对了。 但是 在 行李箱 里面 也 有 很 多 钱!”
Milo 说: “钱 吗?”
Harold 说: “但是 Bell 老师 都 说, 机器人 社团 没有 钱!”
Rosa 说: “Bell 老师 偷了 机器人 社团 的 钱!”

===========
「我的 車 怎麼了?」 Bell 老師 不 高興。他們 在 Mid-Continent Rest Stop。 但是, Bell 老師 的 車 不行 了。「你們 --」
Harold 說: 「不 是 我們! 是 你的 車 不 好!」
Bell 老師 很 生氣 了。 「你 為什麼 說 我的 車 不 好? 在 Barvard 的時候, 我的 車 很 好。 但是 你們 坐 我的 車 的時候--」
Rosa 說: 「沒關係! 機器人 社團 有 錢。 」
Bell 老師 看了看 她。 「社團 有 什麼 錢? 你們 要 去 比賽。 你們 要 想 辦法!」
Milo 跟 Harold 說: 「Bell 老師 生氣 了。」
Harold 說: 「是的! 她的 車 不 好。 我們 怎麼 去 Monkey's Eyebrow? 她的 車 不行! 我們 為什麼 要 坐 她的 車?」
Rosa 說: 「她 為什麼 都 說, 機器人 社團 沒有 錢? 我們 給 了 社團 很 多 錢。 在 Mid-Continent Rest Stop 有 Fix-A-Wreck。 我們 去 Fix-A-Wreck 看看 吧!」
Bell 老師 說: 「不行! 我們 沒有 錢 去 Fix-A-Wreck。」
「但是 機器人 社團 有 錢!」
Bell 老師 看了看 三 個 學生。 「不行! 」 她 看了看 她的 iDroid X。 她 很 不 高興。 「我 很 生氣 了! 都 是 你們 學生 的 不 好! 我 去 Burger Queen 坐一坐。 你們 要 想 辦法!」
三 個 朋友 想了想。
Rosa 說: 「我們 怎麼辦? 我們 要 去 Monkey's Eyebrow。
Harold 說: 「Bell 老師 怎麼 有 錢 去 Burger Queen, 但是 沒有 錢 去 Fix-A-Wreck?」
Milo 說: 「沒關係。 Barvateria 的 Barvard Burgers 比 Burger Queen 好吃。 我 不 想 去 Burger Queen。」
Harold 跟他說:「你 看! 有 Tennessee Fried Chicken! 我 很 想 吃 Tennessee Fried Chicken!」
Rosa 很 生氣。 「你們 都 要 好好 想一想! 你們 要 去 Monkey's Eyebrow 比賽, 不是 嗎?」
Milo 跟 Harold 不 說 Burger Queen 和 Tennessee Fried Chicken 了。 他們 看了 Bell 老師 的 車。
Milo 說: 「我 爸爸 給 我 一個 機器人。 它 在 行李 裡面。 我 的 行李 在 哪兒?」
Rosa 說: 「我們 的 行李 都 在 行李箱 裡面。 我們 看看 吧!」
Milo 的 行李 在 行李箱 裡面。 Milo 說: 「你 看, 機器人 在 行李 裡面! 很 好! 在 Mid-Continent Rest Stop 的 人 也 會 喜歡 親吻 機器人。 他們 會 給 我們 錢。」
Harold 說: 「對了! 我們 會 有 錢 去 Fix-A-Wreck 了!」
但是 Rosa 不 聽 他們說。 她 看了看 行李箱。 「Milo! Harold! 你們 看 行李箱 裡面 有 什麼!」
「行李箱 裡面 有 什麼? 有 我們 的 行李, 也 有 Bell 老師 的 行李, 不是 嗎?」
Rosa 說: 「對了。 但是 在 行李箱 裡面 也 有 很 多 錢!」
Milo 說: 「錢 嗎?」
Harold 說: 「但是 Bell 老師 都 說, 機器人 社團 沒有 錢!」
Rosa 說: 「Bell 老師 偷了 機器人 社團 的 錢!」

钱 (錢)
qiáN = money
行李 里面 (裡面)
xínGlǐ lǐMiàn = in the luggage
亲吻 (親吻)
QĪNwěn = kiss
听 (聽)
TĪNG=listen
.
.